朱炳仁,生于1944年,浙江“朱府铜艺”第四代传人,中国工艺美术大师,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“铜雕技艺”唯一传承人,素有铜雕界泰斗之称。

朱老历几十年刻苦探索,研究总结“朱府铜艺”把大祖传绝活,出版专著《中国当代铜建筑艺术》,创建中国铜雕科学理论体系,研发了62项铜雕国家专利技术;独创“熔铜艺术”、“庚彩工艺”,开创“熔现实主义”新流派;担纲几十项著名工程总设计师,多次荣获国内外大奖,创造了中国铜文化的新境界,是当之无愧的“中国铜雕王”、“中国当代铜建筑之父”。

朱府铜艺的“继任者”:传承家族百年技艺,扩展铜建筑领域

140多年前,绍兴“铜铺一条街”闻名遐迩。朱老的祖辈在当地开设了一家“朱府义大铜铺”。绍兴谚语“女儿妆,朱府工”一语,称赞的正是“朱府铜艺”。
由于战乱等因素,老字号的第三代传人朱德源带着一家人迁往杭州,创立了中国第一家民营书画社。直到上世纪80年代,改革的春风吹遍中国,朱炳仁与他的团队开始重振“朱府铜艺”并开创了新的铜建筑事业。

朱炳仁先生善于对传统铜雕艺术进行挖掘和研究,结合家族百年铜艺精髓,打破了铜雕“重刻轻雕”传统制作方法,并总结出“朱府铜艺”八大祖传绝活,真正做到“书、画、刻、雕、锻、铸”六位一体,开创了铜雕发展的新局面。

熔铜艺术的“开创者”:颠覆传统技艺,赋予铜新的灵魂

进入21 世纪,形成了新的铜艺术体系,以“朱府铜艺”和“朱炳仁”铜雕为核心的“杭州铜雕”,已列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,担纲了杭州雷峰塔、灵隐寺铜殿、峨眉山金顶铜殿等几十项著名工程的总设计师,荣获各类大奖,让他闻名天下,美名享誉海内外。

2006年5月25日,朱炳仁先生主持修建的常州天宁宝塔,在即将完工时遭遇了一场突如其来的大火。他独具慧眼,从铜渣中洞悉了一批美轮美奂的熔铜结晶体,由此发明了震惊中外的熔铜艺术。朱炳仁先生独创的“无控墨可控”的熔铜技艺,以写意和诗化的手法强调铜雕艺术品的形式,形成千姿百态的肌理,且每一件铜雕作品世间唯一、无法复制。

铜文化发展的“实践者”:让铜重新回到人民生活中

2010年初夏,借鉴了五彩、粉彩、珐琅彩等陶瓷装饰技法,独创的负载在熔铜材质上的全新彩绘,朱老发明了熔铜彩绘“庚彩”,好似为古朴的铜披上了一层五光十色的美丽外衣。
“庚彩工艺”是他在熔铜艺术与色彩结合上的突破性飞跃,是首创的在可控中流畅凝固的熔铜艺术品上的彩绘技艺。至此,熔铜艺术日臻完善,“熔现实主义”新流派已形成,几千年来一贯沿袭的铸铜文化得以颠覆。

伟大的技艺,必定要有一个优秀的传承人,很早以前,朱老便开始培养儿子朱军岷成为朱府铜艺第五代传承人。入行二十多年,朱军岷不仅已近乎痴迷的开发了一千多款产品,还帮助父亲共同筹建了“朱炳仁铜雕艺术博物馆”——江南铜屋,为国内乃至世界唯一的铜雕艺术大宅。

江南铜屋的门、窗、屋面、立柱、家具等均为铜质,内含青铜器、铜书画、铜壁挂、熔铜艺术、建筑模型等各类藏品1215件,令人叹为观止。每年数百万慕名而来的游客,都在自觉不自觉地接受一场铜文化的美妙洗礼。

古稀之年的朱老,仍然在为推动铜文化的发展创新,实现“让铜重新走入寻常百姓家”的理想贡献自己的全力。创立了“朱炳仁·铜”品牌,,是百年技艺的凝结,也颇具现代的实用风格。用“铜• 亦生活”的理念,让传统铜文化通过现代美学的诠释,真正实现回归千家万户。

加载中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