郑必能,土生土长的易武原住民,在早一批研究易武、制作易武茶的匠人中出类拔萃,不管市场风云如何变幻,郑老自始至终坚守着易武茶的本真。他是很多茶人认识易武的启蒙者,也是他的茶让无数人懂得易武、爱上易武。如今,郑老的四隆茶庄在当地已是数一数二,他本人也被无数茶人尊为精通易武茶的匠人。

易武,不仅是有名的茶产区,也是茶马古道的起源之地。产区资源规模大、多样性丰富,从清朝时期便是茶马交易重地,记载着普洱茶的荣辱兴衰。

易武居住着为数不多的几十户人家,世代以茶为生,郑老家族便是其中之一,传承至今已是第四代。早年极盛一时的制茶老号同庆号、车顺号皆与郑老家族有千丝万缕的联系。

厚道的郑家人,扎实的易武茶

这些年,郑老走遍易武的村村寨寨,尝遍易武的大树小树,他对每个茶区的特点了如指掌,对制茶工艺的研究极为透彻。他们在各大山头建立茶叶初制所,与茶农长期合作,从茶树开始生态优培,细分原料等级,严控制作工艺。

如今,郑老的两个儿子逐渐挑起家族茶业的担子,大儿子郑建平负责质检、销售,二儿子郑建明炒茶、制茶。不断的历练,使两人都已在各自的领域驾轻就熟,但即便如此,年事已高的郑老依然在原料和工艺中亲自把关。

厚道的郑家人,从不因为声望渐高、原材料上涨而动摇心思,而是扎扎实实坚守品质,不弄虚作假、不虚高茶价,只为能让更多人尝到好喝、地道的易武茶。

谈到易武茶的现状时,郑老这样说:“现在有些人啊,唯利是图,台地冒充大树的卖,那就有很多不太懂茶的人上当受骗啊,损失几十万的我都见过。我自己制茶就是凭良心,我从不作假,不然夜里都睡不安稳呐。”

也正是因为如此的良心之举,郑四隆茶庄出品的茶叶逐渐在茶人中流传开来,越来越多的茶人到郑老的茶庄寻茶、买茶。

初心永铭,匠心不舍

越来越多的茶人开始慕名而来,听郑老讲述易武茶的历史,品郑老用心制作的易武茶。到郑老茶庄寻茶、论道的人中,不乏有茶届名家、有名的学者。

到访的人中,无论是专家、名人、还是老茶鬼,无不叹服其对易武茶深入其髓的研究,无不为其精研之深、之广而折服。著有里程碑式茶文化典籍《古六大茶山》的云南茶文化学者詹英佩老师、曾任台湾茶联会会长的茶人吕礼臻先生,便是其中之一二。

而提起这些名人的时候,朴实谦虚的郑老并未把这当做彰显其声望的谈资,或将自己置于易武茶师者的位置,而更多的是对他们发自内心的感恩,感恩他们爱易武的茶、感恩他们这些年反馈给郑老的宝贵建议,没有他们,便没有名声远扬的易武,更没有如今的郑四隆。

很多人说,郑老是易武地区的传奇茶人,而在我们看来,郑老不过是厚道专心的做一辈子的茶、爱一辈子的易武,而正是这样的初心永铭、匠心不舍,值得每个人尊敬。

加载中...